從炕頭作坊到奧運會最大器材供應商,泰山體育怎么就做到了?

  • 時間:
  • 瀏覽:61

  新華社北京8月2日電 從炕頭作坊到奧運會最大器材供應商——泰山體育傳奇(簡版)

  新華社記者馬邦杰、許基仁

  卞志良是從炕頭縫制墊子起家的。四十年前,為了驗證墊子給運動員使用不會受傷,卞志良從三米高的自家房頂赤腳往墊子上跳,一不小心崴腳,鉆心地疼,但他咬牙扛了下來……

  1978年,卞志良懵懵懂懂地開始創業,做墊子。“工廠”就是自家炕頭,他和妻子既是“廠長”也是“工人”。四十年后,卞志良一手創立的企業泰山體育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體育器材供應商、全球頂級賽事服務商以及世界知名品牌,在持有同類產品標準方面也是全球第一。卞志良連續三屆當選全國政協委員。

  從山東德州樂陵縣的一名農民,到擁有眾多產品標準和核心技術的大型國際化企業掌門人,卞志良是四十年改革開放的受益者和貢獻者,創造了一個時代傳奇。

  每一個傳奇的背后 都有一個艱難的起點

  傳奇的肇始,是1978年9月一個風雨交加的秋日。

  那天煙雨如織,卞志良趕著驢車,沿著泥濘小道從樂陵向濟南跋涉。雨幕茫茫,他顯得渺小無助。

  驢車上裝著一摞體育訓練墊,那是泰山體育的初始產品。20歲的卞志良風雨兼程走了兩天趕到濟南交貨,收到4900元人民幣,這相當于他70年的務農收入。卞志良從此一頭扎365體育進體育器材制造業,四十年來嘔心瀝血,不改初心,業績斐然。

  2016年里約奧運會,泰山體育產業集團為跆拳道、柔道、摔跤、田徑、自行車、足球等11個大項提供了近萬件器材,其中跆拳道、柔道和摔跤三個項目以泰山體育的產品標準作為器材標準。

  “根本不知道奧運會是什么……泰山體育一定要抓住這個機會”

  中國成名企業家中,少有比卞志良起點更低的人。他出身“黑五類家庭”,人前抬不起頭,創業前生活窘迫。對那些歲月,卞志良不堪回首。

  17歲起,卞志良開始走街串巷做小買賣。那時不許個體經商,他只能冒著“投機倒把”的風險,偷偷摸摸做墊子,“感覺像是做賊”。

  1978年底,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次年,各地批準一些有正式戶口的閑散勞動力從事修理、服務和手工業個體勞動。民間活力瞬間被激發,無數國人命運由此被改變。卞志良領到了個體戶營業執照,成立了樂陵縣泰山體育器材廠。365官網

  1979年,國際奧委會表決通過“名古屋決議”,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國際奧委會中的合法席位。卞志良“當時賣墊子賺小錢,很開心,根本不知道奧運會是什么”。

  世需才,才亦需世。中國變化日新月異,舉辦國際比賽越來越多,給泰山體育帶來的機會也越來越多,打開了小富即安的卞志良的視野。

  1989年,泛太平洋柔道錦標賽在北京舉行,大賽原定使用的日本進口墊子未能及時到位。抓耳撓腮的比賽組織者無意中看到泰山體育提供的訓練用墊,眼前一亮,決定使用。

  泰山體育抓住這個天賜良機,開始涉足國際賽場。次年,北京舉辦中國改革開放后的第一個綜合性國際體育大賽——北京亞運會。泰山體育產品更上層樓,在亞運會賽場上大規模亮相。

  國運日趨興盛,給了卞志良更多用武之地。他驀然發現,當年一無所知的奧運會已經近在眼前。2001年7月13日,北京申奧成功。鞭炮聲中,卞志良對員工們說:“北京申奧成功了,我們泰山體育一定要抓住這個機會。”

  “我豁出命也要突破這些標準……這個國際上服氣”

  2008年8月8日至24日,北京奧運會成功舉辦。泰山體育是賽會最大的器材供應商,在全部302枚金牌中,122枚是在泰山體育的器材上產生的。

  在泰山體育博物館產品體驗館里,記者看到了俄羅斯撐桿跳高名將伊辛巴耶娃當時用過的桿,赫然標著“泰山”字樣。

  國際體育組織對于比賽器材都有嚴格的標準規定,奧運會比賽器材的標準更是嚴上加嚴。這些標準大多掌握在壟斷奧運器材供應的歐美商家手里,支撐這些標準的,是它們近百年的技術積累。

  “制定標準的企業必定是頂尖企業,制定標準等于制定規則,定義行業。”中國體育用品業聯合會秘書長羅杰說,“誰掌控了標準,誰就掌控了市場。”

  核心技術是廠家的命脈,誰也不肯分享。卞志良只有科研攻關一個選擇。他下血本創建國家級科技研發中心,與高校合作,各方招聘科研人才,購買和制造高端檢測儀器。一位昔日的中國農民由此開始了挑戰西方百年老店的艱難歷程。

  歷時七年之久,卞志良帶領團隊愚公移山,屢戰屢敗,屢敗屢戰,堅定不移地突破了一個個國際標準,進而在北京奧運會上交出了一份出色的答卷。

  據泰山體育提供的數據,他們現在“獲國內外專利一千多項,有128項產品通過國際單項體育協會認證”。2014年,他們發明了新式材料,從根本上重新制定了墊子的制作標準,把國際標準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

  “我們生產的墊子抗菌、抗老化、抗擦傷,材料可以用來做牙套。這個國際上服氣。”卞志良說。

  讓卞志良更驕傲的是:泰山體育的研發團隊投入上百人、資金近億元,經過上千次實驗,開發出一種性能全面達到航空級別的碳纖維材料,成本只有同類航空級別材料的四分之一。泰山體育用這種材料生產頂級比賽用自行車,得到了三項國際認證,并為中國隊提供裝備,供國家隊選手在里約奧運會的訓練和比賽中使用。

  一個農民能夠帶領民營企業突破西方百年老店,制定國際標準,信心十足地占據國際頂端市場,得益于他們的專注和擁有核心技術。

  樂陵泰山體育廠區內有座白色的五層小樓,上面豎著“國家體育用品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國家體育用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山東)競技體育產品檢測實驗室”“國家級工業設計中心”和“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四個醒目的大牌子。樓不高,頭銜個個不俗。這是泰山體育的研發中心。好客的卞志良從不帶客人去第三層,那里藏著泰山體育的核心技術秘密。

  現在泰山體育專職、兼職科研人員有近千人,在深圳常設一個三百多人的科研團隊。卞志良透露,最近十年泰山體育科研投資達12億元。

  “這是最好的時代,最好的機遇”

  美人如花隔云端。在國內大眾市場無法落地,一度讓泰山體育頗感尷尬。

  卞志良說,這是劣幣驅逐良幣造成的結果。“國內市場過去缺乏標準,低劣產品很多,我們的產品都有品質保證的,在價格上就沒優勢。我們被迫只能向國外發展。”

  新的時期,泰山體育迎來最好的轉機。在全民健身成為國家戰略、“健康中國”成為時代強音之際,“沒有全民健康就沒有全民小康”已深入人心。卞志良說:“我們正發愁如何在國內市場落地的時候,政府給我們送來了最好的春風……對我們來說,這是最好的時代,最好的機遇。”

  北京冬奧會籌辦熱度漸漲,泰山體育也繼北京亞運會、北京奧運會之后迎來了企業發展的第三個戰略突破口。比如,他們的科研團隊經過18個月的努力,制造出不受溫度影響的人工冰雪產品,使冰雪愛好者一年四季都能“滑雪”。卞志良他們正在全國范圍內推廣人工冰雪產品,助推“三億人參與冰雪運動”的宏大目標。

  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云。四十年來,泰山體育搭乘改革開放的快車,從一個做墊子的農民炕頭作坊,發展為擁有六千多個品種產品、五千多名職工的國際知名品牌,實現了令人贊嘆的歷史飛躍。

  “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泰山體育的今天。企業能走到今天,真的不容易!”卞志良在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不時重復著這句話。(參與記者:李博聞、羅博、吳書光)


365體育 365官網 365體育
自由篮球